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白癜风医院那一家好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7 17:30:0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白癜风医院那一家好,山西白癜风好根治吗,河南治白癜风的论坛,福建白癜风传染吗,保健品能治疗白癜风,江西怎么治白癜风,吉林怎么治白癜风

  官方垄断公厕“出产”卖钱 无心普及新生事物 抽水马桶的推广波折重重

  《点石斋画报》刊登的一幅插画,描绘的是抽水马桶普及以前,行人络绎不绝光顾街头收费厕所的景象。

现代抽水马桶的“原始版”。

中国古人使用的一类便壶,称作“虎子”。

  据说,英国有一份著名杂志曾邀请本地专家和市民一起投票,选出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,结果“抽水马桶”位居榜首。其实,说抽水马桶是史上最伟大发明,未免有些言过其实,但它妥妥的是人类的伟大发明之一。话说家里少了什么都可以,一旦少了马桶,那简直是“世界末日”。有趣的是,广州是中西文化交汇的桥头堡,很多来自西方的新事物在这里都能很快普及,可抽水马桶却是个例外,从90多年前“登陆”的那一刻起,它在广州的遭遇可谓波折重重,这是为什么呢?

  采写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月华

  图/fotoe

  低调

  抽水马桶进广州 好费周折

  翻看三四百年来到访广东的洋人们写下来的文字,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十九世纪以前,国人在他们看来十分注重清洁卫生,连在街头拾粪的孩子都是一道宜人的风景;可到了十九世纪以后,洋人眼里的广东人就成了“绝不懂清洁”的族类,连街头也变得“充满污浊的气息”。

  特别“商业链”

  保证城区基本清洁

  众所周知,直至20世纪初,国人几百年来的卫生习惯就没怎么改变过,用马桶的照样用马桶、拾粪的照样拾粪、在街头茅厕蹲坑的照样“蹲坑”,为何带给洋人的观感却有了天壤之别呢?

  其实,国人的卫生习惯是“外甥点灯笼——照旧”,洋人的卫生习惯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抽水马桶这一“伟大的人类发明”,是这场“卫生革命”的强大推手之一。

  查阅与“马桶进化史”有关的史料,是相当有趣的阅读体验。咱们勤劳的祖先有善用人粪的优良传统,就像我们在上文中讲过的那样,城里家家户户的“出产”,通过一条特别的“商业运输链”,最终会抵达郊外,灌溉粮食菜蔬,然后再卖到城里给人吃掉,循环往复,很少有浪费一说,也正是这条“商业链”保持了城市基本的清洁。

  抽水马桶发明以前的欧洲却不是这样,人粪在欧洲人看来远不如“畜粪”清洁又有养分,不配做肥料,只能当废物扔掉。这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是事实,人粪里的细菌病毒,的确容易通过农作物“再循环”,最终又回到人身上。

  不过,由于欧洲人普遍这么想,如果你走在十六、十七世纪的欧洲街头,就得特别当心,说不定就有一盆屎尿从头而降,将你浇个“透心凉”,因为那里的家家户户都保持着古罗马时代的“优良传统”——往自家窗外倒夜壶。

  据说,英国绅士的礼帽,也有应对这一“不测之灾”的考虑在内,帽檐做得特别宽,遮挡起屎尿来才更方便;而陪伴女士在街上漫步的时候,他们的一大责任就是对头顶洞开的窗户保持警觉,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挺身而出。想想这也真是够难为人的,而行走在当时的街道上,钻入鼻孔的“持续发酵”的气息,也实在难闻。

  所以,那时来到广州的洋人,走在街道上特别有安全感,也特别享受“清洁宜人”的气息,就非常容易理解了。

  抽水马桶

  低调“登陆”老广州

  抽水马桶的发明改写了这一切。据史料记载,16世纪初,一位名叫约翰·哈林顿的教士对“凶狠”的夜壶忍无可忍,苦苦钻研之后,终于发明了一种可以直接将排泄物用水冲到户外的马桶,这便是“抽水马桶”的原始版本。可惜的是,哈林顿技艺不够纯熟,当他喜滋滋地向伊丽莎白一世演示这一“改良版夜壶”时,不料水压过大,喷得女王一脸“黑线”。幸而只是演示,若是“实际操作”,估计哈林顿的结局就不只是被赶出王宫这么轻松了。直到19世纪中期,随着持续多次的改良以及排污管道的建设,抽水马桶才真正进入了欧洲各大城市的千家万户。此后来到广州的洋人,享受惯了抽水马桶带来的便利与清洁,在街头与粪车擦身而过,或者被“倒屎娘”的马桶撞个踉跄,甚至看到路旁拾粪的孩子,就难免要捏起鼻子,发出抱怨了——真是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

  我们以前经常在专栏里说,广州是中西文化交汇的桥头堡,世界上出现的新发明,用不了多久,就会在广州出现甚至普及。不过,抽水马桶这一“伟大的人类发明”,在广州的遭遇却并非如此。依照常理推测,抽水马桶最早应该出现在沙面的洋楼里,但我没有查到相关史料,所以不敢妄言。靠近沙面的十八甫一带,按说是最先被“西风”吹到的地方,但在20世纪初,老报纸上关于此地现代洋房的租赁广告,也只是宣传“电灯自来水”而已,对抽水马桶只字未提,可见人们对于这个洋玩意知之甚少。

  直到20世纪30年代初,当时的《市政公报》论及石牌中山公园模范住宅区的建设时,才正式提及每所住宅应至少建设“水厕一座”和“化粪池一口”,而当时的老报纸也开始提到一些高档酒店与游乐场所安装水厕的“新风尚”,可见抽水马桶“登陆”广州的旅程,很费了一些时间。

  原因

  “万两黄金”值钱

  伟大发明难普及

  抽水马桶“登陆”广州十分低调,普及的过程更是曲折。

  华侨申请办水厕

  官方没有给回音

  据1929年5月的一期《广州民国日报》报道,就有见多识广的华侨向官方提出申请,打算投入20万银圆的巨款,在全城推广水厕,蹊跷的是,在其他地方急急向欧美国家看齐的“市卫生局”的各路掌门人,在引进抽水马桶这一“伟大发明”方面,态度却不算太积极。于是,华侨的提议就像往水塘里丢了一颗小石子,很快就没了声息。

  官方禁卖公厕“出产”

  违者要被罚款50倍

  说到底,还是那一条特别商业链的原因。上一期,我们说了,从20世纪20年代,官方锐意改良全城公厕,一方面是为了促进公共卫生,另一方面,也有经济方面的考虑。要知道,公厕的“出产”是颇为值钱的呀。

  1931年,官方还特意出台规定,禁止市民将公厕里的“出产”盗买盗卖乃至私相授受,如有违反者,一旦被发现,将处于所盗“出产”价值50倍的罚款。

  不过,就算罚则如此严苛,由于执法者少,而出恭者多,所以不法之徒盗卖公厕“出产”的新闻频频见诸报端,而茅厕外,粪夫与小偷大打出手,上演全武行的镜头,也经常在老广州街头上演,人们早已见怪不怪。

  在此期间,广州大大小小两百家粪商由于不满政府独家垄断公厕“出产”,数次鼓动粪夫罢工,结果全城几个码头“黄金”堆积如山,由于运输瘫痪,价格降了三分之一,这可乐坏了周边的农民,前来“采购”者络绎不绝。

  抽水马桶难敌

  特别“商业链”

  细看这条商业链,由上往下,从身为“现代医学精英”的执政者,到大大小小的商人,到粪夫船家,再到周边郊区成千上万的农民,都离不开“黄金万两”里隐藏的利益,人们又怎舍得“哗啦”一声,一冲了之呢?

  所以,虽说报纸上也经常发出对抽水马桶“合乎卫生,堂皇现代”的赞美之声,但真要推广起来,却是困难重重。

  “黄金万两”是无数人的生计所在,这是抽水马桶难以推广的主因。另外一个原因是,老广州的管道实在太“渣”,如果家家户户装上抽水马桶,“哗啦”一声,屋子里倒是干净了,街巷里的明沟暗渠就臭不可闻了,没准免不了像1858年伦敦爆发的“大恶臭”事件一样,留下惨痛的记忆。

  当年,泰晤士河深受“黄金”污染,恶臭逼人,直熏得国会大厦里的贵族绅士个个倒吸凉气,辩论起来都气短三分。“大恶臭”事件持续了整整两年,熏得满城市民“闻屎色变”。

  与此相比,老广州虽然因为粪商罢业、粪夫罢工而时常陷入窘境,被人讥为“屎广州”,但这样大规模的“恶臭”事件倒也没有发生过。这么一看,抽水马桶这一人类的伟大发明普及得慢一点,却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了。

  特别提醒

  本栏目由广州日报独家与广州市国家档案馆联合推出,逢周四刊出,敬请关注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京白癜风治疗去那家医院